首页 > 文艺生活 > 正文

我和塔山有个约会
发布时间:2016-07-18 00:00:00 来源:红网双牌站 作者:徐铁桥 编辑: 更多文艺生活

  塔山之顶,岚江之源。阴雨霏霏的清明,我如约来到这里。没有欢声笑语,没有鸟语花香,唯有凉风羽,水流无情,文子的坟墓上也稀稀疏疏长出了几棵柏树,还有杂草丛生。

  三年前,我最好的朋友--蚊子,从广东回来看我,他姓文,蚊子是他的外号,电话里约好到他的家乡--塔山。没想到,这一番话竟成了永别。蚊子出了车祸,遵照他的意愿,蚊子遗体就埋在了塔山之巅。为此,我还写了一篇怀念他的文章--《双牌蚊子不咬人》,后来县里调整干部,我与组织部门汇报,我哪也不去,我就去塔山任职。

  塔山,我小时候和蚊子去过,三年前,我和蚊子去过;三年前,我还和蚊子相约过,我青年时守护着塔山的一草一木,想起我和蚊子的一朝一暮。

  那年,我和蚊子7岁。有一天,我带着我去爬塔山,塔山之巅有个庙宇,叫做婆婆殿,相传是妙竹公主和妙晴公主修身的场所。那时年少无知,只记得蚊子指着殿里妙竹公主和妙晴公主的塑像,骄傲的对着我说,我们长大后就要娶这两个人做老婆,你娶妙竹,我娶妙晴。我说好,笑声响彻塔山。

  那年,我们十岁。因为家里都穷,我们相约到塔山采茶叶,卖了好交学费。那天,天气特热,蚊子带着我,上蹿下跳,煞是费劲。蚊子一不小心从茶叶树上摔了下来,那茶叶树有百年历史,树冠特高,蚊子后来还落下轻微的腿部残疾。

  那年,我们十八岁。高中刚刚毕业,就要离开家乡踏上大学的求学之路。那天,我们三五成群,激情澎湃。六月的天空晴空万里,我们的欢笑也豪情万丈。我们的塔山婆婆殿许下愿想,不愿身在哪里,都要心系塔山,后来蚊子没考上大学,南下了广东,打拼成了大老板,每年都给家乡捐钱,塔山的路直了,塔山的老百姓的日子好了,塔山婆婆殿还成了全省生态公园。

  三年前的一天,蚊子来电话,要回来投资塔山,要将塔山仙茶推向全国,冲入世界。还说要同我一起去塔山玩,寻找儿时的欢乐。接到蚊子出事的电话是交警打来的,当我赶到现场,特惨:四死一重伤。

  今天,我又一次来到塔山,兑现我们的约定,但是,一个在人间,一个在天堂。

  蚊子,你在天堂可好,是否还记得我们的欢笑?

  蚊子,我来看你了,因为,我们在塔山有一个约会。

最新图片
    热点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