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文艺生活 > 正文

悠然夏日 诗意塘底
发布时间:2016-08-03 00:00:00 来源:红网双牌站 作者:蒋佳原 编辑: 更多文艺生活

\

\

\

\

\

\

\

  大暑过后的天气炎热得让人闷烦,偶然吹来一阵风都是惊喜。恍惚间,竟有些怀念在塘底度过的那些个夏日。

  塘底是裹藏在日月湖国家湿地公园深处的一处神坛,地广人稀,山清水碧,宛如一颗遗世的明珠。我时常怀疑它的地名,总觉得它该被称为坛帝,神坛之帝。走进塘底,就像置身于幽静的夏季森林。

  观音山是进入塘底的天然神门,无论水路陆路,观音山脚都是必经之地。从远处望去,这座山就像一尊观音的神像在敞开怀抱,面容慈祥。据当地人说,山中有三处天然拜坛,一处比一处高,一直排到了山顶去。站在山顶往北边望,九层山岭层峦叠嶂,犹如奔腾的骏马,又好似沸腾的海浪。最远处的第九重山就是零陵珠山的观音山,两山遥遥相望,沉默地守护着地方百姓的喜乐安康。夏季的观音山满是清新的色调。老树的叶子是绿的,山间的泉水是绿的,地里的蔬果是绿的,然后满眼绿意地,把风也染成了绿色。房屋前种起许多的银杏,枝干粗实稳壮,看上去有些年岁了。在两棵树间支起一张吊床,过山风吹来,晃晃悠悠的。两个小女孩在吊床旁玩得不亦乐乎,一个人坐着,另一个推,像是要与树比高。玩得累了,就下地去摘些农作物,成熟的西瓜皮极脆,采摘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要摔出粉色的瓤;辣椒、丝瓜也硕果累累,被太阳晒得疲惫地耷拉在枝头。远处的红砖房里养着些梅花鹿,从窗口往里面瞧,它们一动不动的,可若是稍走近些,便都受惊吓了似的往里躲,眼神里满是惊恐,也满是清澈。除了梅花鹿,山间还放养着许多家畜,土鸡满林子地跑,老黄牛慵懒地趴在路边,山羊一个劲地往山头爬。它们互不打扰,又互相依靠。如今的观音山农场,集种养于一身,俨然成为了助山民致富奔小康的活观音。

  若说观音山的夏季是生态的山林,黄龙山的夏季便是温婉的渔家。黄龙山本叫做黄泥山,是群山集会之地,大概因泥土呈奇特黄色而得名。双牌水库水淹后又如群龙戏水,便有人奇想将此地更名为黄龙山。现在,依山傍水的黄龙山已是塘底乡治所在地。初到黄龙山时是上午九十点,光线最是温和明亮,把对面的山脉不差毫厘地复制在了河面上,于是山也连绵,水也连绵。河畔的人家在屋檐下晒网,丝丝缠绕的网线要耐心细致地解开,再把网内的鱼虾与河螺捡出,的确是个考验心细的活。婆媳两一边干着活,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总觉得这样的关系朴素也暖人。

  玉泉的夏季显得更加清远宁静些。一直觉得玉泉是个光听名字就满赋诗意的地方。这里山高林茂,水洁如玉,是潇水北江支流的源头,所到之处随意掬一捧都是甘甜的清泉,这也成为了玉泉的得名之因。玉泉村远离喧闹的集市,沿着山路走上四五十里才能抵达。木制的房屋错落在山间,明明站在吊脚楼上就能对望,中间曲折的山路却要走上好一段时间。屋前一大片的竹林遮蔽了炎日,风从林子里穿过,窸窸窣窣的有些禅意。竹制的躺椅在长久年岁间被摩得发红发亮,躺在上头惬意地眯一会眼,就觉得时间飞快。大山里午后的阵雨来得急,闷雷在云层里阵阵作响,吓得小孩全都躲进里屋捂上耳朵。屋檐上的雨珠很快连成一条线,接着又变成一道帘,把热气全部隔离在了外边。雨水很快把田地浸湿,泥潭里挣扎的小鱼也活了起来。透彻的凉意为久旱的村庄带来了喜讯,然后雷雨褪去,山头露出一片鹅黄的天光。

  在我看来,这样的夏天总有独特的魅力。在远离空调与网络的僻静山村里,特别容易让人回想起年幼时期的夏季,那些大口吃瓜、大碗喝茶、大步奔跑、大树乘凉的夏天,最是清凉闲适,却已一去不复返了。而如今,夏季的塘底却又让我重拾了童年的感觉。偏远的地理位置孕育出朴实的乡民,纯净的自然风光酿造了生态与发展并存的奇迹。在这样悠然的天地里,持一把蒲扇,饮一口凉茶,听一曲民谣,闭上眼来就能聆听到心底诗意的世界。

  (蒋佳原,女,1995年出生于湖南省永州市双牌县。2011年出版散文集《心语》,2012年被湖南省作家协会吸收为会员。)

 

 

最新图片
    热点排行